達人觀點
Jan 26 , 2017
00:00

迷路的小孩

文/黃榮墩 圖/高政全
  • 迷路的小孩

面對我們社會中的青年人,我們雖然不處於戰地,卻是站在戰場。這幾年因為忙於救災與助農,多年不從事救援青少年的事情,接到朋友的電話十分同情。也許我們該設立一份薪水,提供一份工作給年輕人回頭。也許從搬家具開始吧!這是幫助「非行少年」的好方法。


朋友打電話來。半年前,他決定幫一位誤入歧途、走投無路的年輕人。他跟他約好,交保後安心讀書,利用周休二日打工,慢慢將交保金還給他。

年輕人出了看守所,進了學校,前兩個月按約定發Line給他,接下來人不見了、Line也沒了。朋友的太太奚落他,要他過年跟他要錢。他只能再掏腰包假裝孩子還錢,來安撫得理不饒人的妻子。

這個單親的年輕人讓自己的媽媽、哥哥失望,斷絕了跟他的關係。如今又錯失了一個願意幫助他的貴人,只能在自己的欲望與習性中迷失。

我曾經幫助過許多年輕人,但是在年輕人出事後給予幫助的效果,遠遠小於年輕人因為對活動的興趣而靠近好人運動所得到的薰陶。

迷路不只是路迷,還有誘惑。有一群年輕人一起玩耍,他們重義氣的訂出一項規則:「有福同享,有難自己當」,打工或偷竊來的錢大家共享,難得有錢總是又吃又玩,反正花的是別人的錢。出門犯案,萬一被捉算他倒楣,不可以牽拖其他人,因此自己承擔。得手了,則成了眾人的英雄。

這群年輕人自訂的倫理,注定他們鎮日遊手好閒或者吃喝玩樂。其實大部分時間窮苦不已,他們絕大部分時間用來怨天尤人,怨天尤人時大家一起共鳴,習以為樂。

當他們結成夥伴,家人們開始失去教育的機會。幾次來往出事,便開始脫離了家庭。有些父母開始到處找孩子,但孩子躲著、又有同伴相互掩護,離家越來越遠。幫助他們的人漸漸也都成了受害者,不再和他們來往,這些年輕人便成了邊緣人。

朋友是對的,這個社會應該有人提供他們安頓的機會。慈濟在敘利亞難民營推動了一項復學方案,和童工市場搶小孩。戰亂的國家許多小孩成為童工,戰亂的社會無法取締童工。童工便宜,許多工廠僱用童工,童工遂也搶走了成人的工作機會,形成惡拙的循環。

慈濟前去設立學校,僱用難民營中的老師恢復教職,再用僱童工的薪水當獎學金,讓父母送小孩來讀書,從而把工作機會留給成年人,這樣設立了戰地學校。

面對我們社會中的青年人,我們雖然不處於戰地,卻是站在戰場。這幾年因為忙於救災與助農,多年不從事救援青少年的事情,接到朋友的電話十分同情。也許我們該設立一份薪水,提供一份工作給年輕人回頭。也許從搬家具開始吧!這是幫助「非行少年」的好方法。


黃榮墩

公益組織發起人。有人用筆寫日記,有人用歲月寫日記,而黃榮墩的周記則是與「好人幫」的志工們所寫成的。他們走遍台灣大鄉小鎮、偏鄉部落,用充滿創意的「好」點子揪團行動,寫就一篇篇島嶼最溫暖、動人的真實故事。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潮最新
潮影音
潮關注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