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人觀點
May 31 , 2017
00:00

黃榮墩【好人周記】
找一個掛匾的地方

文/黃榮墩 圖/高政全
  • 黃榮墩【好人周記】
    找一個掛匾的地方

那天晚宴時我準備了一塊巨大的台灣櫸木,請大家在上面簽名紀念,我知道這將會是花蓮歷史上珍貴的禮物。佐伯上人當時已經九十歲,由家人媳婦、孫子一起陪同參加,由於年紀最大,又是住持師父,因此由他代表題字,寫下了「還源」兩個字。老人家太興奮了一時忘了還字怎麼寫,原始的字跡上老人家乾脆塗了一筆,接著大家陸續簽名。這真是一塊珍貴的牌匾,也是最後一次在台灣規模盛大的聚會。


國田宏學長真的回到花蓮了。六月十四日是他九十三歲生日,他的兒子、女兒玉子禁不起父親的央求,一起為父親準備了生日禮物——一趟花蓮故鄉之旅。

多年前慶修院遭遇接管風波,又恰逢開村設置一百年的紀念,許多灣生日本人包括花蓮港會的成員、吉野移民村的居民、花女白百合會的學姊、花蓮港中學的學長、慶修院創辦人釋智猛的兒子佐伯憲秀先生,大家相約就算是此生最後一次,也要拚著性命來參加故鄉的盛會。

那天晚宴時我準備了一塊巨大的台灣櫸木,請大家在上面簽名紀念,我知道這將會是花蓮歷史上珍貴的禮物。

佐伯上人當時已經九十歲,由家人媳婦、孫子一起陪同參加,由於年紀最大,又是住持師父,因此由他代表題字,寫下了「還源」兩個字。老人家太興奮了一時忘了還字怎麼寫,原始的字跡上老人家乾脆塗了一筆,接著大家陸續簽名。這真是一塊珍貴的牌匾,也是最後一次在台灣規模盛大的聚會。可惜慶修院由縣政府強行接管,這塊匾刻好後一直無法找到一個適當的地方掛起來、加以開幕。

今天,九十三歲的國田宏再次來到台灣,這讓我感到驚異連連,不得不佩服學長堅韌的生命力。三年前他已經無法自行行走,吃飯時身體也會不時搖擺,他笑著用台語說自己是「老歲仔!」來自嘲。這位花中最優秀的畢業生可是飛行員,他畢業的那年,五位花中畢業生同時獲選成為飛行員,創下了台灣全部中學的紀錄。

匾上的許多人再也不可能回來了,能來的人不只為自己找尋童年記憶,也為無法前來的人悼念故鄉。餐會開始總是先默哀,默哀無法前來的人。

學長會去瑞穗看他父親種咖啡的地方,也為父親的雕像獻花。他最想回花中,花中面對著太平洋,連著他現在居住的安養院面對的海。這個頑固的老人家堅信他是花蓮人,看著海像是連接著故鄉,因此自己選擇了靠海的安養院。他一定沒想到自己能再一次踏上花蓮的土地。上次我在安養院跟他道別時,他已經這樣做了準備。

既然如此,我決定找出這塊迄今沒有揭幕的牌匾,請他把紅布揭開,就算一時還無法將匾掛起來也要這麼做。同時訂兩百個饅頭,到火車站發贈,請大家分享他生日的高興,也紀念感恩所有為這塊土地奮鬥過的人們。

至於田中實加所帶來的汙衊,必須讓它隨風而去。

 


黃榮墩

公益組織發起人。有人用筆寫日記,有人用歲月寫日記,而黃榮墩的周記則是與「好人幫」的志工們所寫成的。他們走遍台灣大鄉小鎮、偏鄉部落,用充滿創意的「好」點子揪團行動,寫就一篇篇島嶼最溫暖、動人的真實故事。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