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人觀點
Nov 13 , 2014
00:00

《年少時代》:時間的流逝

文/塗翔文;設計/江宜? 圖/UIP
  • 《年少時代》:時間的流逝
  • 《年少時代》:時間的流逝
  • 《年少時代》:時間的流逝
  • 《年少時代》:時間的流逝

《年少時代》(Boyhood)是一部拍「時間」的劇情長片。


過去,我曾看過俄羅斯名導尼基塔米亥柯夫(Nikita  Mikhalkov)在1994年問世的《安娜成長篇》(Anna ot 6 do 18),以12年時間紀錄女兒成長的影像片段,剪成一部既深情動人又反映俄國歷史變化的紀錄片。如今,執導過《愛在黎明破曉時》(Before Sunrise)「三部曲」的美國導演李察林雷特(Richard Linklater),更大膽地以劇情片的形式、同樣長達12年間,以同一批演員,紀錄一個男孩和整個家庭成員的成長變化,具有更大的難度與挑戰性。

故事從一雙姊弟跟著單親媽媽生活開始拍起,鏡頭最主要捕捉的對象是6歲的弟弟梅森,他不懂父母為何離異,不懂年輕媽媽的經濟壓力,更不懂父親為何久久才能回來跟他們相聚一晚,卻又只會跟媽媽吵架收場。電影情節就這樣直線地跟隨著這一家人的腳步拍攝,梅森經歷了母親的改嫁、姊姊的初戀,甚至爸爸的再婚,以及自己忽然間就長成18歲的事實。

若從「故事」本身來看,《年少時代》大概不脫所有8點檔肥皂劇裡會有的情節:家庭的崩解、成長的苦澀,人為錢財、鳥為食亡的殘酷。但聰明的李察林雷特把這樣一個再老套不過的家庭通俗劇,透過長時間拍攝的特殊形式,讓演員本身的時光記憶、歲月痕跡,幾乎毫不遮掩地顯露在銀幕上,於是時間成了電影最驚人、也最美麗的魔法。有了時間帶來的「真實」做為催化劑,小男主角艾拉柯川(Ellar Coltrane)在電影裡漸漸長大,毋需選角,更不必特效後製。飾演父母的伊森霍克(Ethan Hawke)和派翠西亞阿奎特(Patricia Arquette)更自然地在鏡頭前展現時而豐腴、時而變瘦的身材變
化,當然還有臉上藏不了的風霜。

這是用活生生的12年換來的成就!也因此《年少時代》的敘事與剪輯更「驕傲」地凸顯這項優勢,它的電影語言幾乎未添文飾。像每個階段的時空改變,如果是一般電影,大概不脫以字幕顯示年代、或是刻意設計一場戲來帶出時空轉變;但李察林雷特都以最直捷了當的方式,乾淨俐落地就「剪」了過去。於是,觀眾突然從上一場戲接到下一場戲時,窺見了演員的「長大」,也觀察到他們在生活間的驟變,連一個最簡單的空鏡頭也不用。

所以,《年少時代》的美好在於它讓時間的流逝,在銀幕上以一種不動聲色的方式呈現,故事講的是人事變化、喜怒哀樂,對白上卻一點也不說教。直到最後一場戲,母親突如其來卻又扣人心弦地一夕崩潰,彷彿才在尾聲點出全片的題旨。這是一部扎扎實實關於「生命」的電影,時間成了它最好的「特效」,遠遠勝過那些票房鉅作裡、無數金錢所堆砌出來的視覺奇觀。

 

塗翔文

策展、影評人。淡江大學傳播碩士,研究武俠片。曾任第13∼15屆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等職,現為《聯合報》影評人及《幼獅文藝》等雜誌專欄作者。編著「電影A咖開麥拉」、「瑞典電影」,曾以《第四張畫》入圍第47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,並擔任第50屆金馬獎評審。

 

 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