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人觀點
Apr 09 , 2015
00:00

我的孫女

文/黃榮墩;設計/吳佩玲 圖/高政全
  • 我的孫女
  • 我的孫女
  • 我的孫女

有一個好朋友逢人總是說:「來看,這是我的女兒。」大家都知道她有一個正進入青春期的高中兒子,先生又遠在那岸工作,突然冒出「我的女兒」,大家心裡總是無法直接堆出歡笑。唉!社會複雜,也許是那邊帶回來的。朋友塞過來手機中的相片,呀!是原住民。果然是一個燦爛無比的小女生,我想極力掩蓋錯綜複雜的想法,但表情一定十足錯綜複雜而成為呆滯。有時候人裝笨就是這樣,一時之間無法選定表情,一直換臉,最終乾脆呆滯。來不及咩,你知道的。


朋友告訴我別緊張,這是她「認」的,還附送兩個,一群人聽了昏倒。朋友看大家臉色凝重,收起笑容正襟宣布,這是她在部落認養的。大家破泣為笑,紛紛表示敬佩,接著七嘴八舌討論起誰家有文具,誰家有數位相機,何時帶她來台北玩。好險,社會又恢復了美好。

最近,我到屏東旭海煮水餃,原意是要煮給旭海小學堂的小朋友吃,但是因為學生人數太少,因此乾脆邀請全部落的人都來吃。當天老人家比小孩多得多,「法稽」「依娜」十分熱鬧。有一個老人喝醉──部落總是這樣,一直對著一個娃娃追問:「你的媽媽在哪裡?」情況有一點像是在捉弄。孩子一直沒有理他,直瞪著大大的眼睛。

我一下吆喝老人家一起來幫忙,不要一直聊天,要先洗手,還要強調不是政府也不是鄉公所,不是做愛心。要在語言不通的地方,解釋高麗菜水餃運動會有實質的困難,大家總是以為不是來買票,就是來做愛心,坐著等就好了。

我只好一邊做一邊解釋,我不是政府、不是原民會、不是家扶⋯⋯老人家終於動起來了,像部落自己的豐年祭一樣,盡歡的吃了起來。我告訴大家這是台南人出錢的,不是不要錢,所以要還。原本的歡笑突然停了下來,有一個阿媽低低的抱怨又沒有先講,她沒有帶錢,其他的老人附和著說沒有錢哪,另一個喝醉的阿公以前當過校長,臉色變得赤紅,眼看著就要發作,我一邊拉著他一邊大聲喊,回家煮高麗菜吃就算「還」我,隨著翻譯還有議論的速度,老人家笑了起來,像海浪一樣,「原來這樣!」

餐後大家一起發米、發巧克力粉、地瓜,老人家搶著要地瓜,把比較貴的美樂巧克力粉塞給我,「年輕人喝這個,老人家要地瓜。」哈哈!原來山上猴子猖獗,種植的地瓜、水果都被猴群吃光,沒辦法種。

幼稚園的娃娃要回學校了,大大眼睛的女生突然大聲的說:「我的媽媽在樹林!」像是告訴大家她是有媽媽的。我決定效法那個朋友,認一個部落的孫女,這樣我就可以帶她去找媽媽,至少幫忙出車錢。

旭海得坐公車兩個半小時到屏東,換七個小時的自強號到樹林,恐怕還有很多車不能坐,再換車才能找到媽媽。媽媽回家也一樣,想想就知道這個娃娃看媽媽有多困難呀!

我想著我的朋友,遂決定認一個孫女,我的孫女。

好人周記

黃榮墩,公益組織發起人。有人用筆寫日記,有人用歲月寫日記,而黃榮墩的周記則是與「好人幫」的志工們所寫成的。他們走遍台灣大鄉小鎮、偏鄉部落,用充滿創意的「好」點子揪團行動,寫就一篇篇島嶼最溫暖、動人的真實故事。

 

 

 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潮最新
潮影音
潮關注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