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人觀點
Apr 09 , 2015
00:00

奇葩怪才 洛伊安德森: 《 鴿子在樹枝 上沈思》

文/塗翔文;設計/戚心偉 圖/?東昊
  • 奇葩怪才 洛伊安德森: 《 鴿子在樹枝 上沈思》
  • 奇葩怪才 洛伊安德森: 《 鴿子在樹枝 上沈思》
  • 奇葩怪才 洛伊安德森: 《 鴿子在樹枝 上沈思》
  • 奇葩怪才 洛伊安德森: 《 鴿子在樹枝 上沈思》

72歲高齡的瑞典電影大師洛伊安德森(Roy Andersson),有著許多傳奇的紀錄與事蹟...


從影近40多年,他卻只拍了5部長片,其中第2部《旅店怪咖》(Giliap,1975)與大受好評的「人生三部曲」首部曲《二樓傳來的歌聲》(Songs from the Second Floor)之間,相距竟有25年之久。接下來的《啊!人生》(You, The  Living)與新作《鴿子在樹枝上沈思》(A Pigeon Sat on a Branch Reflecting on Existence),製作時程也各自耗費了7年光陰。原來,他的影片裡幾乎絕大部分鏡頭,都在自家公司「Studio 24」的攝影棚裡搭景拍攝,從酒館、火車站甚至到飛機轟炸的鳥瞰鏡頭,無一不是細工巧製、配合透視手法的精準設計,實景拍攝而成。在現今一切講求迅速、特效掛帥的潮流之下,說他是國際影壇的奇葩怪才,絕不誇張。

我在2012年為台北電影節策展聚焦於瑞典電影之時,曾做過這位大師的專題,也有幸到過他的工作室參觀。那時親見一座復古式的酒館場景,透過鏡頭迷迷濛濛地呈現在我眼前,如今便在《鴿》片中出現。台灣片商勇氣十足地一次引進他的「人生三部曲」,實是影迷福音。

延續前兩部曲對現代大眾生活的幽默嘲諷,去年在威尼斯影展獲金獅獎的《鴿子在樹枝上沈思》形式更趨簡練,這回洛伊安德森更嚴格地執行「一場一鏡」的固定鏡頭,題旨上則在宏觀的不同時空中隨興跳躍,似乎對人類抒發悲鳴的嘆息。電影一開場便以短短的篇幅,敘述了3場荒謬的死亡事件,命運無常、昭然若揭。接下來幾組人物幾乎沒有固定順序的輪番上陣,像是一對百無聊賴的玩具業務員、老是約不到對方的軍官、獨坐在同一家酒吧幾十年的老頭,還有愛戀著男學生的舞蹈老師等等,全都是黯然神傷的人生光景。

這一回,洛伊安德森刻意壓低前兩部曲裡較為強烈的幽默感,雖然段落與段落間仍有巧妙的對照或反諷,但更見隱諱了些。同一首曲子被演員哼唱,一下是卡爾12世國王的軍歌,一下又變成三○年代酒館老闆娘向年輕男子索吻的幽默掰歌。導演甚至讓不同時空之間大剌剌地彼此交融跨越,業務員在現代的酒館推銷著玩具,忽然間就有18世紀的軍人闖了進來;至於戰爭的殘酷與無情傷亡,其實與貴族富豪踐踏黑人性命的遊戲一樣,都是人類執迷不悟的暴力本質。

《鴿子在樹枝上沈思》最後結束在一段「今天究竟是星期幾?」的平凡對話裡,為人們面對日常生活與文明的無可奈何,彷彿留下了一個哲學式的論證,也考驗著觀眾的思維。若是從未看過洛伊安德森作品的觀眾,建議依序欣賞這難得一見的三部曲,比較可以漸進式地完整一窺他獨家的美學風格。

 

塗翔文

策展、影評人。淡江大學傳播碩士,研究武俠片。曾任第13∼15屆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等職,現為《聯合報》影評人及《幼獅文藝》等雜誌專欄作者。編著「電影A咖開麥拉」、「瑞典電影」,曾以《第四張畫》入圍第47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,並擔任第50屆金馬獎評審。

 

 

 

 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潮最新
潮影音
潮關注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