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人觀點
May 21 , 2015
00:00

《紙之月》: 失序的瞬間

文/塗翔文;設計/江宜? 圖/采昌
  • 《紙之月》: 失序的瞬間

《紙之月》改編自人氣小說家角田光代的原作,故事看似描寫一個平凡女性陷入無法自拔的犯罪過程,從家庭、個人自我到職場環境,透過宮澤理惠飾演的梨花一角,以小窺大,詮釋了多種慾望交纏的失序狀態。全片放射出來的議題多元,除了個人對抗體制的反動,其實亦適時反映日本泡沫經濟崩解下的時代背景。


故事中的梨花原本是個平凡的家庭主婦,終於有機會從兼職轉為正式的銀行職員。原本做事細心溫柔又充滿原則的她,在與男大學生光太天雷勾動地火的一見鍾情之後,一切瞬間走向失序狀態,梨花不但沉淪在這段女大男小婚外情的甜蜜放縱裡,甚至開始盜用公司與客戶的款項,然後一發不可收拾,最後墮入萬劫不復的罪惡深淵。

導演吉田大八將「慾望」變成了女主角最重要的內在動力,奠基於無聊的日常和刺激的冒險兩者之間,宛如天堂與地獄般,詮釋著梨花的劇變。她有個也不算待她不好的老公,只是兩人很明顯已沒有生活情趣,更重要是他從來不用心傾聽她的聲音;銀行的工作也是日復一日,眼見各式各樣的有錢人將閒錢在她手上來來去去,其實這誘惑從未間斷過。一旦身體的慾望先被臣服了,其它的一切似乎很快就能瓦解,包括高舉道德大旗的內在屏障。

所以《紙之月》最重要的轉折在於宮澤理惠與池松壯亮的一見鍾情,吉田大八在這部分的建立是很有說服力的,兩人在電車站上的眉來眼去、赤裸裸的慾望流動,然後尺度還算夠大的激情床戲,都為這個女人之後所有的「不顧一切」,累積足夠的能量。從僅僅一萬元的借用,到後來數也數不清的數字累積,這個失序的瞬間,就像是任何金融危機崩塌的過程一樣,幾乎是沒有道理可尋的迅速。

前半部浪漫化的過程,如同宮澤理惠在片中越來越美麗時尚的外型一樣顯而易見;自然到電影的後半段,就必須轉向成殘酷的面對現實。我覺得在處理後半段漸漸幻滅的過程中,有些太過陳腔濫調,尤其是年輕小男友光太的部份,實在一如預期到缺乏應有的層次。幸好,故事迂迴轉折之後,還有大島優子、小林聰美兩個銀行同事的支線,一個和梨花大同小異地鋌而走險,一個則像是道德界線的捍衛者,兩人成了十分巧妙的對照組。

我特別喜歡結局的安排,就情節本身來說別出心裁,也足夠驚喜地讓人眼睛一亮。尤其是小林聰美面對宮澤理惠那雙灼亮的眼神,究竟是羨慕還是嫉妒?服膺體制的綑綁,永遠沒有瀟灑反抗的殉道來得浪漫迷人。《紙之月》在差點陷入刻板窠臼的尾聲之前,竟來了個神來一筆的奇妙逆轉,不僅為觀眾帶來更多思考與想像的空間,也為梨花這個角色添加曖昧的複雜度;加上宮澤理惠神形兼備的演出,果然成為她演藝生涯中的另一個重要的代表作。

 

塗翔文

策展、影評人。淡江大學傳播碩士,研究武俠片。曾任第13∼15屆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等職,現為《聯合報》影評人及《幼獅文藝》等雜誌專欄作者。編著「電影A咖開麥拉」、「瑞典電影」,曾以《第四張畫》入圍第47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,並擔任第50屆金馬獎評審。

 

 

 

 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潮最新
潮影音
潮關注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