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人觀點
Jun 04 , 2015
12:06

後山的小白花

文/黃榮墩;設計/吳佩玲 圖/高政全
  • 後山的小白花
  • 後山的小白花
  • 後山的小白花

花蓮和台東有許多說閩南語的外國神父,他們年輕時來到中國,又輾轉來到台灣後山,在這裡從事宣教、醫療、技藝訓練、社會救助一輩子,許多人選擇埋骨在東海岸教會的旁邊。我認識幾位現在還在從事服務工作的,也認識幾位已經埋骨在這裡的外國神父。花蓮新城的戴神父算是北花蓮最年輕的神父,他和其他幾位更年長的神父星期三晚上會一起喝葡萄酒。


玉里的顧超群神父創立了安德啟能中心,活著的時候堅持每天送院童回家,他說機構是不能取代家庭的,因此再遠都要將孩子每天送回家。神父早晚開車兜著富里、東里、玉里轉,這是雲門在稻田裡跳舞表現不出來的情境。有一次我去看他,他請修女幫他拿櫃子上的紅酒,要我跟他喝一杯,修女念了兩句,意思是勸神父少喝一點。情況有一點幽默,他們即使稍有責怪也總是說「上帝祝福你」。我想如果是和尚請比丘尼拿酒,那情形完全不一樣,一定是五雷轟頂十八層地獄伺候,也由此可知天主教是和原住民較契合的。

接手顧神父的是劉一峰神父,這位神父已經七十好幾歲,卻是當地年紀最輕的外國神父,他在其他神父的眼裡簡直是一位青少年,許多事情都央著這位小朋友去做,搞得劉神父像個陀螺一樣每天忙得團團轉。現在台東基督教醫院還有一位很帥的神父醫師樂俊仁,外表是台灣人,看他的背影則簡直是外國人的樣子。

其實,這些神父都有上帝派來的左右手──修女,在花蓮有聖瑪爾大修會,在台東有聖十字架慈愛會。我在東台灣舉辦青年活動,在在都碰到這些上帝的使者。新城有一個聲遠之家,專門照顧部落的老人家,由劉修女和她的同伴們負責。富里有一位余修女更是推動外配媽媽的支持與服務工作。東海岸的長濱、都蘭、成功也一樣都有修女們的身影。這裡的外國修女得了好多醫療奉獻獎,同時又栽培許多本地優秀的修女接手這些服務事業。她們創辦的服務機構包括救星教養院、傳習所、診所、醫院、許多部落的幼稚園等等。

1955年,聖十字架慈愛會修女應白冷會神父邀請來到台東,第一批來到台東的四位歐洲修女分別是費玉範修女、徐芝柏修女、孟淑貞修女以及孟蘊範修女,她們先前長期在中國東北從事服務工作,因此使用的是東北腔的華語,跟說台語的神父有一點不同。她們提供醫療救助、人道關懷及福傳工作,跟隨而來的則包括瑞士、德國及奧地利修女,總共來了34位修女,造福台東地區的百姓,助人無數。現在台東人正在台東美學館舉行《聖十字架慈愛修女會台東60年影像展》,看得好令人感動。

每年三、四月分,我從台北搭火車回花蓮或到台東,總會在北迴鐵路的山坡、花東縱谷的原野看到一片片牽牛花,令人心生讚嘆!她們可以選擇美麗的花台,卻開在偏遠的山坡與東海岸。下次你來花蓮、台東玩,別忘了探訪修會與教堂,別空手去,買一點魚可以給神父下酒,買一點水果,可以祝福這些穿著白色修女服的修女,他們在花東縱谷、東海岸處處現蹤,像是開在後山的小白花。

好人周記

黃榮墩,公益組織發起人。有人用筆寫日記,有人用歲月寫日記,而黃榮墩的周記則是與「好人幫」的志工們所寫成的。他們走遍台灣大鄉小鎮、偏鄉部落,用充滿創意的「好」點子揪團行動,寫就一篇篇島嶼最溫暖、動人的真實故事。

 

 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