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人觀點
Jan 24 , 2017
00:00

江鵝【俗女日常】SPA裡的生化人

文/江鵝 圖/達志影像
  • SPA裡的生化人

老師知道皮肉之間哪裡藏著最多夜半垂淚的苦主,她們經過肩胛骨旁幾條筋的時候,會特意咕篤咕篤多撥幾下,不痛,剛好就是「我知道你這裡辛苦,乖,拍拍」的程度,和武俠派推拿師傅以按出哀嚎為己任的風格大不相同,這種帶點疏離的關切我很是受用,肩背鬆軟,心裡舒快。


做SPA的時候,特別感覺到自己果然是生化的動物。不是做臉,是背部舒壓,我如今對容貌的投資動機遠遠不及肩頸腰腿,畢竟面容唐突的是他人,身體拖累的是自己,要緊程度有別;也不是魔鬼生化人那種半機械半肉體的生化,而是課堂上那種一細胞一世界,不昧於人形表象,倒看你是一團團巨型分子塊的那種生物化學。

美容老師一按上來我就覺得安慰,好好啊!我只記得那條歪腰需要照顧,但老師之所以為老師,就是因為她們明白眾生平日屈鬱的不只是腰。她抹上按摩油的雙掌在背上緩緩推行的速度,讓我想起英國女皇座車駛過夾道群眾的畫面,我在電視劇裡看到英女皇剛加冕不久就去了澳洲宣示性遶境,巡迴各大城市,與她在世界盡頭的子民們見面三分情。我覺得老師的手就像我聘來的代理女王,幫我撫慰那些久不得聞問的皮肉細胞群,平日我默默做人,它們靜靜撐住裡子和面子,老師的手一巡過去卻全都喧騰起來,啊妳來了,妳來對我們微笑揮手了,妳終於看見我們了!

老師知道皮肉之間哪裡藏著最多夜半垂淚的苦主,她們經過肩胛骨旁幾條筋的時候,會特意咕篤咕篤多撥幾下,不痛,剛好就是「我知道你這裡辛苦,乖,拍拍」的程度,和武俠派推拿師傅以按出哀嚎為己任的風格大不相同,這種帶點疏離的關切我很是受用,肩背鬆軟,心裡舒快。

這就是特別自覺生化的那一瞬。那一瞬間我的頭嵌在按摩床的臉洞裡,閉著眼睛瞪著黑暗,腦袋在想,為什麼她的手按著我的背,卻安慰到心裡來?她的手掌貼著肉往下壓,理論上先碰到的該是我最外層的皮膚細胞膜,我最後一堂生物課是國中上的,頭髮捲捲的生物老師在黑板上畫下細胞膜、細胞質、細胞核三個組成要素,我記得一清二楚,因為她說植物才有細胞壁和葉綠素,我深感悵然怎麼動物還輸給植物,少了兩個。後來有了網路我才知道沒輸,動物細胞可複雜了,裡面有名字很長的蛋白質,而且帶電,會發訊息。

美容老師雙手推過來的時候,我彷彿看到那些面向人間風景第一排的細胞們,肩靠著肩雀躍起來,紛紛發出「痛已查獲勿念」的電報,穿過一排接著一排的層層細胞,正負電子連綿傳遞,把訊息回送到管理中樞,唰唰唰唰穿過腦膜的瞬間,被大腦逐一轉譯成「好療癒」「好療癒」「好療癒」,逐一沒入溫暖的灰白腦漿之中,再由中央向四肢百骸放送「我心釋然」的指令。如果這個時候我打開喉嚨,發出的聲音大概不成字句,只能是長長的嘆息。

在SPA小房間裡自導自演這些生化情節,令我在肉體與意象上獲得雙重層次的充電。但偶爾,不知道是因為都會行走間吃到什麼招數,還是美容老師的手技高明,我竟會在代理女王開始巡迴不久後,就領著全身細胞恍惚睡去,醒來不知魏晉,迷糊間只確定自己仍然是運作著新陳代謝的有機體,因為肚子餓。那種結果也是好的,想吃是活著的第一步,這錢不算白花。


作者介紹

江鵝,1975年生於台南。曾經是上班族,現在是貓飼主、淡水居民、自由譯者、專欄作家,著有《高跟鞋與蘑菇頭》與《俗女養成記》。臉書粉絲頁:「可對人言的二三事」。

 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潮最新
潮影音
潮關注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