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潮人物
Dec 02 , 2022
00:11

人生何處不尷尬 博恩

文/蘇子惠 攝影/Puzzleman Leung 造型/Joan Lai 影音拍攝/陳靖詠、劉建宏 攝影助理/Shinyi Chen、Cheng Yi Lee 化妝/可萱(Driven.By.) 髮型/Sundia Wen 場地提供/牯嶺街小劇場 
  • 人生何處不尷尬 博恩
  • 人生何處不尷尬 博恩
  • 人生何處不尷尬 博恩
  • 人生何處不尷尬 博恩
  • 人生何處不尷尬 博恩
  • 人生何處不尷尬 博恩
  • 人生何處不尷尬 博恩

沒幽默感的人講笑話,你會希望自己一秒變聾子,最好同時也瞎了,因為尷尬聽得見也看得到。喜劇演員博恩的尷尬恰恰相反,2018年開始主持網路脫口秀節目《博恩夜夜秀》起,他經典的尷尬表情甚至成為個人招牌,沒有尷尬就不是博恩。


 

 

MSGM設計師之手印花襯衫。

 

做訪談就像拋接球,博恩偶爾投球讓我們接,也篤定對方絕對接得住,「妳有沒有感覺某些人就是很好訪談,隨便問一個問題,他就會口若懸河講一大堆?」博恩一開口就讓人頻頻點頭。自備很多故事的受訪者誰不愛?無聊的句點王就謝謝再聯絡了。

「所以討厭《夜夜秀》訪談就是因為這樣。如果全部都是自己來做Stand-up(單口喜劇)的話,我只要確定我很有趣就好了,訪談需要確定他也很有趣,或是我可以怎麼戳他讓他有趣。」博恩加重語氣又重複了一次:「就很討厭。」

當年諷刺時事的美式脫口秀《博恩夜夜秀》開低走高,從「令人感到尷尬」、「笑點太過美式」等負評如潮,到現在網友紛紛敲碗期待第四季到來。自我要求極高的博恩,做為台灣娛樂喜劇產業先驅,臉部表情流露出的尷尬感依舊。他仍然清晰記得第一季被罵到不行的日子,對著我們,同時也對他自己深刻反省檢討起來,從現場技術問題到觀眾笑聲大小一律不放過。最後,博恩只低低地說了聲:「好尷尬。」

博恩出了名的討厭香菜,目前確定他也討厭訪談。接下來還討厭什麼呢?有點意外又不太意外,答案是「分工合作」,「反正一個人可以做完的事情就是最棒的事情,需要跟其他人一起合作的事情是煩死人。」我們無語地望著手下有一間「薩泰爾娛樂」、公司員工30幾人的博恩。「就很煩哪。」他加重語氣又重複了一次,「我唯一會的分工合作是把工作拆成幾個部分,接下來就是大家去自幹,就是分別獨立完成。」

 

MSGM灰黑針織毛衣。

 

好笑的人不需要那麼多

當年同為建中滑板社成員的嘻哈歌手熊仔,今年將他職業倦怠的過程,寫成了一整張專輯《PRO》,夢想成真的音樂人會職業倦怠,知名喜劇演員自然也會,兩位老同學還一起上Podcast尬聊過。我們看著博恩為了喜劇表演不那麼尷尬,甚至分析起自己的面部表情,「我微笑只有右邊會笑,左邊不會笑,所以就是有給人一種不協調的感覺。」

「尷尬」且暫放一旁,畢竟才剛聽完一輪他「討厭」和「煩死人」的事情,我們只想知道,博恩把表演興趣當成工作後,喜劇是否變得不那麼有趣了?拋出這個問題正是時候,博恩也有點同意職業倦怠這件事。

「不然你寧願去做別的工作嗎?或者是真的讓你倦怠的那些事情,是因為你熱愛的那件事嗎?像我如果要想一些逗別人笑的東西,這真的是我的壓力來源嗎?還是因為我需要跟別人合作?我需要去做公司的管理職?到底是什麼東西在消磨我的熱情?」博恩這番熱血宣言,絕對可以登上《Cheers快樂工作人》雜誌,「所以我覺得還好,就是那個熱情還在,只是它被很多鳥事蓋起來。」

正好寫稿寫到有點厭世,上網Google博恩那一集Podcast《根本不該把興趣當工作ft.熊仔》,打算激勵一下自己寫作的熱情,中場博恩搞笑大聲疾呼:「我就是要奉勸各位,好笑的人不需要那麼多,你們如果有其他專長的話,趕快去做!」殘酷人生真相被揭穿,興趣當成工作沒有那麼大的附加價值,聽完挺無語的,反而更讓人認命伏案趕稿了。

 

黑色皮衣外套、黑色拉鍊中領針織上衣、深灰直筒西裝褲,all by Sandro Homme。

 

建中的配角人生

台大雙學士、英法雙碩士的學霸,也並非全然刀槍不入,也會陷入職業倦怠,不知道這樣說,能不能起到撫慰人心的功效?博恩人生第一次受挫是在建中時期,「如果要送給建中的自己一點建議的話,就是不要失去自信。」博恩自信心最低的時代,落在高中三年以及做《夜夜秀》第一季那年,「這四年撐過去就是你的。」

「其實每一個進建中的人,第一年都是自信心崩毀。」博恩把建中比喻成漫威電影《復仇者聯盟》。為什麼不是《正義聯盟》呢?「《正義聯盟》電影不好看,《復仇者聯盟》就好看。它的概念是這樣,大家國中的時候都是某一部電影的主角,然後集結起來之後,你會發現某些主角比較主角,某些主角比較不重要,建中也有這種情形。你說《正義聯盟》的話比較像附中啦。」

學校同學集合了來自全國各地的神人,博恩身在其中既不是雷神索爾,也不是鋼鐵人,他自比為打輔助的鷹眼,存在感低的配角。博恩從小住美國6年,英文還不是班上程度最好,演英語話劇只能擔任配角,主角在紐西蘭住了7年,同時身兼導演和編劇,實力完全被對方碾壓。

經歷過智商和才華最密集的洗禮,建中三年的配角人生宣告落幕,博恩進入台大,外文與心理系雙主修,又恢復成拿書卷獎的人生勝利組。高中畢業10年後,博恩回到母校參加畢典致詞,台下學弟們直接賺到一集脫口秀,不僅延平中學無端躺槍,就連另一間母校台大也無法倖免,「建中會是你們接觸到智商和才華最密集的地方;對,就是建中,不是台大,相信我,我讀過台大,台大有一堆智障。」

 

墨綠色針織衫、橘褐色燈心絨襯衫、橘褐色燈心絨長褲,all by BOSS。

 

沒有跟你說可以就是不行

博恩的父親是台大醫學院教授曾文毅,也是知名腦科學家。他回憶博恩在美國念書,太太經常被請到校長室,回台後兒子也不時跟師長起衝突。訪談中博恩用了兩句話,讓我們秒懂台美教育差異,「在美國是沒有跟你說不行就是可以,可是台灣是沒有跟你說可以就是不行。」剛返台就讀小學三年級,他爬上學校裡面的樹,被老師抓下來用竹鞭抽,「我不知道校規有沒有寫能不能爬樹,可是老師就打。我問老師為什麼打我?老師說因為我怕你受傷啊。」

「好,謝謝老師。」手心痛感猶在,對於老師的話,博恩自有一番解讀。父親眼中的他從來不是乖乖牌,很有主見,上台大後熱衷做鋼鐵人盔甲,穿上從家裡搭捷運到校,再從學校返家,引起路人側目,捷運站務人員也上前關切,以為他是恐怖分子,或者精神出了問題。

當然以上皆非,博恩只認自己是「長得像很欠教訓的小屁孩」。多年後身為公眾人物,他上街不再高調,進餐廳永遠找角落或面壁就座,不是為了反省自己講錯的話,而是避免重演狗仔偷拍事件。「好比說今天回到建中附近,被認出來的機率極高,或是我回台大被認出來的機率幾乎是100%。」他還觀察歸納出大學生及社會新鮮人較常搭捷運,「所以我搭公車都滿安心的。」

 

印花西裝外套、印花西裝褲,both by WooLeeX。

 

50歲以前不講大道理

博恩表演風格曾被說過像很多國外名人,以前做《夜夜秀》時期像知名脫口秀主持人約翰奧利佛(John Oliver)和崔佛諾亞(Trevor Noah)。後來他表演單口喜劇,有人說他像喜劇演員阿茲安薩里(Aziz Ansari),「我自己覺得比較接近傑瑞史菲德(Jerry Seinfeld),我們是在講一些生活中的軼事(anecdote)。」

曾獲得五座葛萊美獎的美國已故喜劇演員喬治卡林(George Carlin),每次要進到一個段子前面,只要講出第一句話比如「我們來聊聊教育體制」,全場觀眾就已經會尖叫沸騰,期待他開始抨擊文化、語言、政治乃至宗教等議題。博恩回想自己最接近偶像的一次表演,是今年舉辦大型演講活動《三重標準》,反對喜劇演出被徵收娛樂稅而槓上政府。

「我很刻意的在某個歲數之前,不想要講那麼多大道理。因為我自己的認知是,沒有人會想要聽一個三十幾歲的人講Carlin那種對世界宇宙的觀察。」用喜劇改變社會仍須努力,所以博恩改用別的策略,從插科打諢中傳遞訊息,用嬉笑怒罵包裝這些「道理」,由你我的日常用語開始改變起。

《夜夜秀》不僅把「苗栗國」一詞發揚光大,博恩在做《炎上BURN》節目之前,大家不會講「炎上」這個詞,只會說「被出征」,結果《炎上》一出來,現在所有人都在講炎上,而且把它當動詞使用。博恩底氣十足地說:「這個就是實質的社會影響力,我是可以改變語言的。」

明年博恩想要做一檔喜劇節,目的就是為了要「文化反殖民」,「我們要讓所有說中文但沒有言論自由的民眾,看到台灣居然可以辦這麼多表演,而且在上面真的什麼都可以講。」他希望台灣北中南的人前來共襄盛舉,也可以吸引到海外人士慕名而至,達成他「夢幻共演」的願景。末了博恩不改搞笑本色,補充道:「只要不放到網路上就可以。」

喜劇演員目光可以洞穿一切真相,剝除一切偽裝,只是人類單看外表年齡的膚淺,著實不易打破。一提及此,博恩突然有些洩氣:「就可能等到50歲吧。」掐指一算,我們還要等上18年。無法想像屆時的博恩,還會是那個《夜夜秀》尷尬感爆棚的博恩嗎?

 

墨綠色針織衫、橘褐色燈心絨襯衫、橘褐色燈心絨長褲、米色球鞋,all by BOSS。


曾博恩Brian Tseng

單口喜劇演員,《博恩夜夜秀》主持人暨主創,薩泰爾娛樂內容長,《三重標準》講師。

單口喜劇作品:《沒有什麼不能說》、《我很抱歉》、《為什麼一定要有主題》、《世代交替》、《北美巡迴》、《爆笑頻道脫口秀亞洲瘋》


【同場加映】

#老闆call比賽】薩泰爾潤滑液相撲大賽

 

 

 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