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電影
Jul 18 , 2019
00:00

封面專訪/努力直到最後 吳可熙

文/楊景婷 造型/賴盈君 攝影/高政全 影音拍攝/陳靖詠 化妝/Shin Tsai@[im-ij] 髮型/Eon Hsu@80’s studio 場地提供/Asylum 
  • 封面專訪/努力直到最後 吳可熙
  • 封面專訪/努力直到最後 吳可熙
  • 封面專訪/努力直到最後 吳可熙
  • 封面專訪/努力直到最後 吳可熙
  • 封面專訪/努力直到最後 吳可熙
  • 封面專訪/努力直到最後 吳可熙

三歲那年,一位街頭的麥當勞叔叔,開啟了吳可熙對表演的熱愛,小小心臟猛力地跳動,她知道,那就是未來想做的事!縱使追夢之路走得跌撞,她沒想過放棄,一路從臨演熬成女主角。《再見瓦城》、《血觀音》演技獲肯定,卻也迎來兩次失業低潮,那段日子她著手創作,今年帶著自編自演的《灼人秘密》踏上坎城影展紅毯。用力跌倒,再用力爬起,吳可熙從來不怕痛,只怕自己不夠努力。


 

時隔兩年半,吳可熙再度受邀擔任《明潮》封面人物,拍攝當天,她胭脂未施穿著粉紅背心到場,頭髮俐落往後紮起,乾淨素雅的模樣就像鄰家大姊姊,然而兩小時後,鏡頭前的可熙開始自信擺出各種pose,強大氣場瞬間讓在場工作人員忍不住驚嘆「好美」!

 

 

表演欲爆棚陷憂鬱

吳可熙沒有水汪汪大眼,笑起來甚至帶點苦情,她不會是路上最亮眼的女孩,上了大銀幕卻比誰都有魅力。要談起對表演的啟蒙,得回溯到她三歲,當年小小可熙跟媽媽外出,看到麥當勞叔叔正在做活動,眼前顏色鮮豔的奇怪叔叔,折氣球做著小丑表演,立刻深深吸引她。

「我記得自己極度的狂喜和興奮!我被選上去表演,腦中很多想法,想像可以做出漂亮的翻滾動作,沒想到只被舉起來轉一圈就沒了,我很懊惱沒有準備好,下來後失落又羞愧,回家還自己生氣了一個禮拜!」

吳可熙對表演的強烈欲望,隨著年紀有增無減,六歲看到電視上播放小虎隊貨櫃演唱會,驚為天人,從此立定志向,未來也要站在台上成為其中的一員。為做好隨時被星探挖掘的準備,她連倒垃圾都要穿襪子、換洋裝;上了國中,開始偷偷參加選秀,即便才唱不到10秒就被叫下台,仍一股傻勁往前衝。

高中加入熱舞社,畢業後跟老師學唱歌培訓兩年,認真的她天天在家狂練三小時,唱到喉嚨差點長繭,被醫生禁唱兩個月。正當她以為目標就要成真,培訓計畫卻臨時生變,歌手夢一夕破碎,期待的星探也沒出現,吳可熙人生頓時失去方向,陷入長達半年的憂鬱,還為此休學一年。

「妳好像想得到什麼,就會做到極致?」聽完這些小故事忍不住問她,吳可熙笑笑回:「對啊!如果沒有天分、背景⋯⋯加上我不會跟身邊的人說,個性比較孤僻,我所知道的就是努力。」

 

 

沒戲拍筆耕找出口

於是非本科系出身的她,先在劇團報名表演課,從舞台劇打基底,每周翻閱《破報》爭取試鏡機會,應徵畢製、廣告臨演。後來因緣際會認識了趙德胤,才開啟近十年緊密合作。憶起對趙導第一印象,吳可熙直率說:「我們在一個電影論壇網聚上見到,他想找人一起拍片『獵獎金』,第一眼覺得他怪怪的,戴了頂鴨舌帽,猜不透他在想什麼。」

兩人再度碰面已是一年後,合作了首部短片《一個人主義》,接著《窮人。榴槤。麻藥。偷渡客》、《冰毒》到《再見瓦城》,這些年吳可熙成了趙德胤「御用女演員」,也一舉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,打開知名度。2016年《再見瓦城》和2017年楊雅喆執導的《血觀音》,讓外界看到吳可熙百變演技,本以為會自此風風火火,卻沒想到迎來的是沒戲拍的日子。

因為電影中形象太深植人心,類似角色不斷找上門,不是要她演外籍女孩,就是要求拍攝裸露床戲,吳可熙不甘被定型,咬牙將所有工作往外推。正所謂危機就是轉機,失業成了她成為編劇的轉機,因受邀撰寫《明潮》專欄,她開始有機會提筆創作。聊到這裡,吳可熙略帶不好意思地招認:「壓力很大!我每次都最後一秒才交稿。」

 

 

打破尺度挑戰同志

她接著強調:「不過我因此體驗到寫作快感,文章開始有了鏡頭畫面,我特別喜歡描寫細節,發現自己很喜歡寫東西!」隨後好萊塢製片哈維溫斯坦性醜聞事件爆發,全球掀起「#MeToo」風波,她以此為發想,加上自身的觀察經歷,激發碰撞出《灼人秘密》故事靈感。

電影描繪懷有星夢的妮娜,離開家鄉前往大城市,苦熬多年終於等來主演電影的機會,但為了當上女主角,她得殘酷競爭、全裸上陣、單挑導演,星光璀璨的背後,骯髒逐步現形。除了揭露演藝圈暗黑面,吳可熙和宋芸樺飾演的「Kiki」有段女女戀,兩人本在同劇團打拚,因一個安於現狀、一個想追求更多而分開。

劇團取材自她的過往經驗,但同志情是虛構的,吳可熙坦言本來設定妮娜和劇團男導演有段過去,突然有一天動念改成女女戀,「我很喜歡《男孩別哭》這部電影,一直想挑戰這樣的同志角色,有種好奇渴望。」那陣子她看了艾倫佩姬出櫃影片和艾倫狄珍妮的相關報導,了解她們的處境,也做了不少角色功課,包括學習走路姿態。

 

 

感情空窗戀愛隨緣

其實吳可熙舉手投足是散發Man味的,她自爆以前高中跳街舞很喜歡耍帥,「我會跳男生類型的舞,裝酷模仿男生走路,覺得自己很帥,還會學周杰倫!」說著說著,吳可熙翹起二郎腿,立刻一秒酷勁上身。不過一轉問戀愛話題,吳可熙又瞬間變回嬌羞少女,鮮少分享感情世界的她,透露兩年前曾談過一段三個月的短暫戀愛,對方是圈外人,現在對戀愛就是「隨緣」。

《灼人秘密》讓吳可熙多了編劇身分,不過她最熱愛的始終是演員身分,即便要在片中被狂賞100次巴掌,拍海中爆破戲拍到快「瀕臨死亡」,一場只出現幾分鐘的《小王子》舞台劇,硬是和宋芸樺排練了兩個月,甚至得學狗叫和夏于喬打架撕衣搞到瘀青,吳可熙都能甘之如飴。

最後問她,覺得現在的自己有達成小時候在腦中描繪的模樣嗎?吳可熙想了想回答:「還在路上學習,但我一直都在做表演這件事,依然充滿無止境和強烈的熱忱,想演各種不同角色跟自我挑戰。現階段的我逐步踏實,靠一步一步努力,慢慢體會和實現小時候的夢想。」語畢她不忘俏皮地補了一句:「但還沒有跟小虎隊同台!」

 


 

YouTube M'INT TV獨家直擊
吳可熙秀瘋狂演技
  扮黑道大哥沒包袱

什麼都能演的吳可熙來挑戰「瘋狂演技大考驗」,在《灼人秘密》中她為了爭取角色不惜趴地上扮狗,事先仔細研究了凶猛比特犬的叫法,堪稱「比特犬專業戶」,不過一隻「遇見安娜貝爾的比特犬」該如何呈現,還有「精神分裂的黑道大哥」、「搭雲霄飛車的蜘蛛人」等等,如此荒謬的題目,吳可熙要怎麼見招拆招?保證看完笑到大力鼓掌,千萬不要錯過!

 

 

 

 


 

場地提供/Asylum

地址:台北市復興南路一段219巷10號
電話:(02)2775-1627
粉專:www.facebook.com/asylumtaipei

座落於復興南路巷弄轉角的「Asylum」酒吧,想傳遞出庇護所的概念,提供來這裡品酒的饕客,感受絕佳的私密性及安全感;酒吧包廂內陳設的白色病床,一進門就映入眼簾的病人服,還點出Asylum的另一字義「精神病院」。來到店內小酌,除了必點各式特調,祕製餐點也不容錯過,其中熱騰騰的滷味飯,供饕客深夜狂歡前先行暖胃,成為熟客激推的好味道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