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電影
Oct 25 , 2019
00:00

金馬56專訪|最佳男主角入圍  巫建和:我還在表演的路上

文/楊景婷 攝影/高政全 
  • 金馬56專訪|最佳男主角入圍  巫建和:我還在表演的路上
  • 金馬56專訪|最佳男主角入圍  巫建和:我還在表演的路上
  • 金馬56專訪|最佳男主角入圍  巫建和:我還在表演的路上
  • 金馬56專訪|最佳男主角入圍  巫建和:我還在表演的路上
  • 金馬56專訪|最佳男主角入圍  巫建和:我還在表演的路上
  • 金馬56專訪|最佳男主角入圍  巫建和:我還在表演的路上
  • 金馬56專訪|最佳男主角入圍  巫建和:我還在表演的路上

電影之初本是黑白,演員卻能用各自的靈魂賦予角色生命和色彩。第56屆金馬獎台片爆發,老將新秀齊拚場,本期《明潮》專訪四位演員獎項入圍者:王淨、巫建和、姚以緹以及劉冠廷,帶你走進他們的表演世界。


26歲的巫建和手握兩座金鐘獎,《陽光普照》是他入行10年首次闖進金馬,片中飾演叛逆少年阿和,因誤傷人進了少年輔育院,出獄後面對父親疏離、昔日好友糾纏威脅,試圖在混亂生活中尋找出路。巫建和演出含蓄卻飽滿,情感自然流露,再展超齡成熟的演技。

Q:第一時間得知金馬入圍的心情?
我當時正在煮菜,準備爆香,聽到之後很平靜,因為再不快煮,蒜頭就要燒焦了,吃還是要好好吃。比較有感覺是隔天起床,看到名單上的男主角「巫建和」,有點不可思議。原本就知道我和以文哥(陳以文)報同獎項,一直覺得自己不太可能,因為以文哥太厲害,可以一起入圍滿開心的。

Q:拍《陽光普照》最大的挑戰?
拍片很常情緒要放出來,但導演要我們用忍的。現實上也是這樣子,記得前幾年我阿嬤過世,當下很忙,要開始準備後事,臉上是不會有表情的,等做完頭七,我跟我爸去阿嬤房間收東西,拿起她的衣服,看到她生活上的物品,才真的有一個人已經離開的感覺,很多時候情緒不是當下直接會有反應。

Q:阿和這角色和你本人像嗎?感覺你平時也很少顯露情緒。
我是會躲起來宣洩的那種,有時候滿狗血的。我情緒低落大多是因為拍戲,覺得角色很悶,開車回家的時候就會把音樂放很大聲,然後大唱歌,我會唱伍佰的歌,而且一定要演唱會版本,他有一個《生命的Live現場》演唱會很棒。


Q:你覺得自己個性上陽光和陰影面積各佔多少?
應該是一半一半吧,我不太覺得自己有什麼陰暗面,遇到不開心的事,會認為很快就有開心的事,如果真的有什麼過不去的,也會想「人生就是這樣」,本來就有低潮。

Q:電影關於家庭,你和爸爸的關係如何?
國小時期不太好,他不常回家,因為喝酒三天回一次家,那段時間會討厭爸爸,一直到高中搬到外面讀書之後才和解。現在滿像朋友的,會一起在家裡煮咖啡。有次我爸正要出門,陽台陽光灑進來,我看到他的背影,白頭髮多了一點、老了一點,覺得時間過得好快。我們並不會每個階段都好好仔細去看家人,現在不拍片就會回家。


Q:喜歡上表演這件事,從什麼時候開始?
我剛開始演戲是高中,到當兵之後,才真正覺得要一直演戲。演戲對我來說不像工作,反而像打工,例如拍電影三個月,殺青後你其實就沒工作了,但我還滿開心的,感覺沒有上過班。覺得自己很幸運,今年拍第十年,我還是在路上,遇到很多好演員。

Q:對你來說,電影是什麼?
我沒想過耶,但我們家很早就沒第四台,看電影就像是在吃飯吧!小時候我都看港片,記得國小五年級,我爸有個朋友燒光碟給我,其中一個是李滄東的《綠洲》(全名《情慾綠洲》),我其實看不懂,但有種被雷打到的感覺,想說「怎麼會有這種東西」,讓我印象很深。


【金馬56系列報導】

金馬56專訪|最佳女主角入圍 王淨:銀幕中的我像黏土

金馬56專訪|最佳男主角入圍 巫建和:我還在表演的路上

金馬56專訪|最佳男配角入圍 劉冠廷:電影是我活下去的方式

金馬56專訪|最佳女配角入圍 姚以緹:我想拍喜劇很久了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