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電影
Jul 03 , 2022
00:00

台北電影節專訪/一體兩面的父與愛 莊凱勛

文/B.I. 攝影/高政全 化妝/Albee Wang(M·A·C) 髮型/徐淑君、孔裕博(巴黎萊雅PRO) 場地協力/台北時代寓所 
  • 台北電影節專訪/一體兩面的父與愛 莊凱勛
  • 台北電影節專訪/一體兩面的父與愛 莊凱勛
  • 台北電影節專訪/一體兩面的父與愛 莊凱勛
  • 台北電影節專訪/一體兩面的父與愛 莊凱勛
  • 台北電影節專訪/一體兩面的父與愛 莊凱勛

莊凱勛於《美國女孩》演技再昇華,在《美國女孩》中, 爸爸的壓力不僅來自維持經濟的重擔,還有作為家庭中間者的兩難,莊凱勛將如此複雜壓抑的狀態內化,呈現極具感染力的情緒,引發共鳴。


Q:《美國女孩》一家四口都入圍,得知入圍時心情為何?

A:興奮當然有,不過整體倒是更淡定一些。不管演幾年的戲,只要有入圍就會覺得很興奮,因為代表你參與的角色跟作品是被肯定的,這點還是很感謝評審。得知(入圍消息)當下我是很冷靜的,最想恭喜的是飾演妹妹的品彤!因為妹妹這角色的狀態跟父親有點雷同,情緒太多太少都不行,但她卻駕馭得很好,在一些情感上的細節都有做到位。至於嘉欣姐就不用說,她的成就早已凌駕這些獎項,郁婷也一直有被肯定,我都替她們開心。

 

Q:演員們拍攝完《美國女孩》還有持續聯絡嗎?對於兩位「女兒」有沒有想說的?

A:有啊!我們常常會約一起吃飯、吃披薩,而且不只她們,我跟製片人、監製、導演一直都有在聯絡,但現在因為疫情的關係不太敢接觸。

其實對郁婷和品彤,我會建議她們現在先用心享受校園生活,把表演當成一種玩樂就好,不用完全投入,因為她們現在在最幸福的年紀,我覺得這點很重要!

 

Q:詮釋完《美國女孩》父親這角色有什麼改變嗎?

A:最大的改變大概就是對父親那一代普遍的和解。我父親以前是孩子王,很會逗小孩,但曾幾何時我發現他話越來越少,在家也越來越邊緣,或許就是幾十年的職場生活和家庭把他壓得喘不過氣。演出父親這角色讓我理解上一代,理解自己父親為何後來這麼沉默又疏遠,其實那個疏遠是來自於愛,這是最大的收穫。

 

Q:分享一個最近全家最幸福的瞬間嗎?

A:我之前對幸福的認知是,全家可以一起去海島度假,經過疫情這幾年,讓我覺得平凡就是幸福。疫情爆發後,每天聽到那麼多人確診,現在起床只要陽光還灑進來,看到兩個小調皮蛋在床上跳來跳去,覺得大家都健在,就很感謝了,這些對很多被隔離的人來說,都是不容易的事。所以我覺得越平淡的生活其實越幸福!

 

Q:很多演員會嘗試幕後工作,你想過寫劇本當導演嗎?

A:我其實已經有在寫了,目前手邊有兩、三個故事,至於當導演的部分還沒想那麼遠,先一步一步做。我的劇本類型大概偏社會寫實居多,可能因為我本身也是從這個題材起家,如果我寫青春校園類,一定會被誤會說:「最後會有凶殺案吧?」、「不可能這麼純愛!」這類想法。明明我也是個正經的人,都是被以前的作品陷害的(笑)。

 

Q:北影個人獎得主有10萬元獎金,如果獲獎希望把獎金用在什麼地方?

A:可能先去澳門豪賭一下(笑),沒有啦,開玩笑的!我可能比照以前的狀態,一半拿去做公益,另一半就犒賞一直支持自己的家人跟劇組同仁吃個飯。

 

莊凱勛再度入圍台北電影獎,很開心再次獲得評審肯定。

請莊凱勛分享人生金句,他寫下「Peace & Love」。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