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電影
Jul 02 , 2022
00:00

台北電影節專訪/用電影說輪迴 馬志翔

文/B.I. 攝影/高政全 
  • 台北電影節專訪/用電影說輪迴 馬志翔
  • 台北電影節專訪/用電影說輪迴 馬志翔
  • 台北電影節專訪/用電影說輪迴 馬志翔
  • 台北電影節專訪/用電影說輪迴 馬志翔
  • 台北電影節專訪/用電影說輪迴 馬志翔

擁有編劇、導演、演員多重身分的馬志翔,再度以 《月老》挺進最佳男配角獎。在片中一改過去熱血形象, 一出場便殺氣騰騰,為了詮釋憤怒與悲傷交織的 複雜情緒,跟著角色經歷一次次的輪迴修煉, 在過程中領略,原來愛的本質便是珍惜。


Q:連續兩年入圍台北電影獎,心境有什麼轉變?當天有看直播嗎?

A:心情上比較輕鬆!因為去年也參加過台北電影獎。能夠入圍都是很開心的事!我每次入圍都跟兒子一起,去年看入圍直播我是抱著兒子,他在睡覺,當我知道入圍的時候就輕輕地親他一下,今年他一開始就對艾怡良一直揮手(笑),我本來有點緊張,看到他之後想說……還好有兒子在旁邊陪著我,不然我其實也會滿緊張的。

 

Q:這次扮「鬼頭成」最喜歡、最過癮的一場戲?

A:在殺青之後,我都不太願意去回想拍《月老》的過程,我覺得很辛苦,那個辛苦除了體力上,還有另一種是要一直挖自己的情緒。我要拿很多自己的人生故事套在鬼頭成身上,不管是怨恨、放下還是開心等等。

當然拍打戲很過癮!我拍到暈倒,裡面有個鏡頭大特寫對著我,他們打我、尻我的頭,一直講說放下!懺悔!突然「咚」我就掉下去出鏡了。當我有點意識已經人在棚外,那是我第一次拍戲拍到這種狀態,感謝所有工作人員非常照顧我。

最喜歡的戲就是在山上拿蟬那場,那天我得知太太懷孕,也剛好是電影裡我唯一有笑容的戲,其實我很開心,當天只有九把刀知道,他說他的孩子也是在《月老》這個案子期間來的,我們兩個一起雞皮疙瘩(笑)。

 

Q:電影提到輪迴,你演完後對人生或想法上最大的改變是什麼?

A:就是珍惜!生命是很捉摸不定的。所以在你還有意識的時候要珍惜你的所有,有愛就要勇敢說出來,我最大的感受是這個。

 

Q:你執導完《KANO》之後就回歸演戲,什麼時候還能再看到你以導演身分帶來新作品?

A:其實我一直都有在寫劇本,本來今年要投輔導金,可是突然一堆演戲的工作就來了,可能明年吧!

 

Q:你會怎麼選擇導演和演員這兩種身分?

A:演戲跟導戲對我來講是相輔相成的,我當導演的經驗沒有很多,但我有很多以演員角度待在片場的經驗,這件事是當導演一個很大的養分。我可以換位思考去溝通,從演員角度去引導他們到我想要的位置,這是很大的優勢,所以當演員這件事是不會斷的。但演員永遠都是被選擇的嘛,我想說的故事這輩子一定會拍,大概至少有三部電影。

 

Q:北影個人獎得主有10萬元獎金,如果獲獎希望把獎金用在什麼地方?

A:應該還是用在孩子身上吧!我沒什麼物質欲望,買的都是需要的東西,有了孩子後也都是因為需要而花錢,不是因為想要,所以像獎金這種東西可能還是給我太太跟小孩。

演而優則導的馬志翔寫下「花若盛開,蝴蝶自來」。

馬志翔以《月老》入圍最佳男配角。

馬志翔透露拍攝《月老》時獲知老婆懷孕喜訊。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