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好戲
Nov 12 , 2014
00:00

演員西進拚幕後 林心如賠300萬 捍衛台劇品質首當製作人 蘇有朋:不在乎錢

文/王雨晴 圖/ORIKS、TVBS、中天、中視、華視
  • 演員西進拚幕後 林心如賠300萬 捍衛台劇品質首當製作人 蘇有朋:不在乎錢
  • 演員西進拚幕後 林心如賠300萬 捍衛台劇品質首當製作人 蘇有朋:不在乎錢
  • 演員西進拚幕後 林心如賠300萬 捍衛台劇品質首當製作人 蘇有朋:不在乎錢
  • 演員西進拚幕後 林心如賠300萬 捍衛台劇品質首當製作人 蘇有朋:不在乎錢
  • 演員西進拚幕後 林心如賠300萬 捍衛台劇品質首當製作人 蘇有朋:不在乎錢
  • 演員西進拚幕後 林心如賠300萬 捍衛台劇品質首當製作人 蘇有朋:不在乎錢
  • 演員西進拚幕後 林心如賠300萬 捍衛台劇品質首當製作人 蘇有朋:不在乎錢

這幾年,中國電視劇靠著雄厚資金,吸引台灣藝人西進發展,林心如、吳奇隆、蘇有朋、霍建華這些首批赴陸的台灣演員,除了在演技上交出亮麗成績單,近年也積極轉型參與幕後製作,不只當上製作人,還挑戰出品人、導演,學習調度資金、場面,照顧演員事必躬親,憑藉努力為自己再添一筆絢爛的演藝資歷。


林心如挺編劇寧辭製作人

從《遺忘》《我的媽媽》到《16個夏天》,赴陸打拚多年的林心如帶著誠意返台製作好戲,更是第一個從偶像演員成功轉型成製作人的台灣女星。她因《還珠格格》走紅,在兩岸打滾多年,首部自製戲《傾世皇妃》大量選用新秀,製作兼主演,迎來好口碑,這幾年她返台做戲,不只《遺忘》入圍金鐘獎獲肯定,最近風光下檔的《16個夏天》更是開出2.75最高收視,為台劇注入一劑強心針。

「沒有挑戰的事,對林心如沒有吸引力。」當藝人前仆後繼「登陸」,林心如卻帶著資源和經驗返台,給台灣戲劇發光的機會。成功並非偶然,不少製作單位為節省製作成本,伙食差、外地拍戲住不好實有耳聞,但她認為「吃不好、住不好」怎能拍出好戲?秉持「吃熱食暖胃暖心好上工」的理念,拍攝時偶爾會叫餐車到現場煮飯給大家吃。工作人員透露:「她很懂得善待工作人員,就算要吃苦,她也會帶頭吃苦,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架子。」

比起邊拍邊播的台劇作業模式,林心如堅持前置作業完善後才上檔,讓《16個夏天》無論在燈光、道具、美術陳設上都有一定水準。前置時,她以製作人身分參與劇本討論、演員選角,進入拍攝時期,她便尊重專業、服從導演指令,不端製作人架子,對待劇本也如同編劇杜政哲所言,「感謝林製作沒改劇本一個字」,據悉當時劇本確實曾面臨電視台高層修改指令,但為了捍衛作品,林心如甚至提出「若改劇本,我就不演」,讓電視台打消念頭,她的挺身而出更讓編劇、導演銘感在心。

林心如與楊一展在《16個夏天》中愛得揪心,還因戲傳出緋聞,但2人都堅稱只是好友。
許瑋甯在戲中演技大躍進,將對林心如的同性之愛,想愛又不敢愛的情緒詮釋得淋漓盡致。

《16個夏天》讓台灣觀眾看到林心如製作上的專業與誠意,更看到楊一展、許瑋甯、謝佳見、鄒承恩的演技,提起當製作人遇到最大困境,林心如不諱言就是找不到演員,「電視台會考量市場,如果能當領頭羊作號召,讓新人同樣有機會,我很願意去做。」她說選角時確實有台灣演員開出「大陸戲再找我」,不然就是要求「非男一不演」,或問她「你怎麼這麼傻?回台灣拍戲又賺不了錢」,建議她去拍電影,「我也曾想放棄電視,可回頭想想,當初我就是靠電視劇起家,電視劇擁有強大的群眾基礎,應該看作品的好壞,硬要區分就太沒有專業意識了。」

《16個夏天》開出紅盤,林心如排開工作,帶頭宣傳功不可沒,衝著她的名號,海外版權熱銷,但她只不過是個沒擁有版權,還賺不到錢的製作人,即使電視台開出每集200萬製作費,卻因她求好心切,平均每集超支50萬,最後連自己的演員費都賠進去,倒貼快300萬,她笑言回台做戲是用外地賺來的錢,補貼自己的夢想,「我需要不停地有衝擊、新鮮感,來維持我一直往前走。台灣是我的家鄉,我希望能為自己的家鄉多盡點心,我相信專注把故事說好、把質感弄好,找合適的演員來演,用心做的東西,大家一定能感受得到。」

霍建華拚轉型 厭惡偶像封號

霍建華個性比較自我,入行12年麻吉好友就屬林心如,林心如當上製作人拍《傾世皇妃》時找霍建華加入,霍建華推託5次之多,最後見她真的需要幫忙,才終於答應,但條件是不參與宣傳。日前他為首度擔任出品人的《金玉良緣》返台宣傳,他說因為這次是自己投資的戲,所以不能再像以前一樣逃避。

擔任出品人,霍建華形容是演藝生涯的轉捩點。過去拍了很多虐心戲,一直有想拍輕喜劇的念頭,此戲正好符合他的期望。選角時他第一個想到唐嫣,更因此傳出緋聞,他解釋是因兩人曾在《仙劍奇俠傳》飾演有三世情緣的夫妻,他想把這個淒美愛情故事延續,於是刻意推掉一些戲劇邀約,把螢幕情侶感覺找回來,「下部想改投資時裝戲,跟她的第3次合作或許可以往這方面進行。」

霍建華擔任《金玉良緣》出品人,再度欽點唐嫣合作,兩人因而再傳緋聞。

談起擔任出品人的初衷,他表示希望能藉此擺脫偶像明星稱號,「如果能勝任出品人,以後碰到好的劇本就自己拍,不適合的也可以介紹朋友來合作。」他這次除了負責選角,現場部分雖交給導演,但也會主動處理許多雜務,包括搬道具、撿垃圾,就是希望拍這部戲的人都能帶著笑容工作。跨足製作,最大理由也是因為「累了」,「拍戲是個苦力活,會感受到體能逐年退步,除了勤於運動外,也希望慢慢接觸幕後的工作。如果10年後,我50歲了還能演男一,就已經是不錯的狀態了。」

蘇有朋執導電影 當爸爸帶走位

蘇有朋製作、出品、主演的《非緣勿擾》在中天電視台熱播,這部戲從前期到後期製作、賣片過程他全程參與,認為這是件新鮮而感動的經歷。工作人員透露他是個沒架子的製作人,經常請客吃飯,保護所有人的權益。他笑說:「我應該是個不在乎錢的製作人,但製作人就是要大家都好,只要大家開心,錢能解決的事情都是小事,出品方沒給什麼壓力,但賺到錢、收支平衡也很重要。」

從急於證明自己、被挑選的演員,變成挑選別人的製作人,不只要照顧所有人的情緒,發行、宣傳重擔同樣落在他身上,他自嘲像個媽媽也像個大管家,要對每一方負責,「以前的我都是用演員角度去看作品,只關心自己的表演,加上睡眠對我來說很重要,很在乎有沒有睡好覺,若非不得已,絕不超時工作;但現在身分轉變了,當大家都在趕進度,我怎麼好意思說要休息?反而是不到最後關頭,絕不開這個口,會去注意每個演員的狀態,去想怎麼樣把大家都照顧好。」

蘇有朋製作的《非緣勿擾》除了攻占中國央視黃金時段,
近期也在台播出。其所執導的電影《左耳》也即將推出。

近年來,許多演員紛紛轉投幕後,好友林心如、吳奇隆都給他不少建議,他說:「有次,幾個朋友在心如家聚會,他們提醒了我很多事,讓我注意(廣電)總局趨勢,別讓做出來的戲播不了,那是最慘的!還說做了製片人,就要能容納和你的世界觀不同的人,水至清則無魚,大家做得不開心,誰還幫你做事?這些我都深深記在腦海裡,所以在片場,我就是大管家兼小丑,負責讓大家開心,也幸好這部戲不缺錢,不用壓榨演員朋友們(笑)。」

蘇有朋熱愛挑戰,但處事謹慎,第一部作品他選擇風險較小、成本容易回收的電視劇,第2部作品他當起導演,執導的電影《左耳》宣傳海報也於日前曝光,《左耳》是大陸知名作家饒雪漫作品,籌備至今備受關注。談起當導演與演員最大不同,蘇有朋表示,「我在片場非常邋遢,經常是簡單短褲、T-shirt然後披條擦汗毛巾,一點大明星的樣子都沒有,都會被經紀人說有損形象,但導演不需要上鏡頭,只要舒服自在就好。」

開拍首日,蘇有朋表示因很熟悉片場環境,很快就進入狀況,反而是初期花了非常多時間挑選演員,因他對演技要求高,且這部電影啟用新生代演員,讓他感覺好像變成了爸爸,「我都親力親為帶他們走位,每個人的表現我都要顧到,整體表現必須要很契合。」

吳奇隆天生勞碌命 自稱變態

「我不是個工作狂,是個變態!」吳奇隆在演藝圈奮鬥了25年,除了演藝事業外,近幾年他的副業更是經營得有聲有色,如今擁有6家個人公司、2家工作室和3項專利,範圍跨足影視、遊戲製作、餐飲、房地產、生活用品、服飾、食品,就連投身製作也緣於他始終存在的危機感,不斷尋找各種發展的可能性,「每個人都可以隨時被取代!把自己放得低,反而能得到更多機會。」

吳奇隆當年為父親還債,與馬雅舒的婚姻因聚少離多離婚收場,後來因《步步驚心》迎來事業與感情的第二春。其實8年前,吳奇隆就有當製作人的念頭,當時滿懷理想找製作班底,錢也沒少投資,希望能拍一部好作品,以為各個環節都做好了,最後因發行不佳,賠了800多萬,最後只好靠拍戲還錢。

如今有了《步步驚心》作基石,吳奇隆推出《新白髮魔女傳》與《犀利仁師》2部自製戲與線上遊戲,再度擔任製片人,事情變得順利許多。過去2年他只休6天假,1年中有11個月都吃劇組便當,恨不得1分鐘當360秒用,但抱怨歸抱怨,他坦承忙碌是他獲得安全感的方式,就算是天生勞碌命,但也領悟到:「以前當演員時失眠,現在當老闆估計要不眠了。雖然累,但我知道為什麼累。現在我不會太勉強自己,就像拼圖,今天無法完成,明天可以再完成。凡事拚命,你是不會快樂的。」

吳奇隆曾為主演兼製作的《新白髮魔女傳》返台宣傳,
另一部同樣由他親自出品、製作的《犀利仁師》更因他再邀劉詩詩合作,兩人日久生情,坦承相戀。

吳奇隆脾氣好、沒架子,善於在人群中扮演大哥角色,常把周圍人照顧得如沐春風,但嚴格要求工作絕不能遲到。對於沒有私人時間,他看得很隨緣,就怕有天不再被娛樂圈需要,想做都沒得做,連80%以上的副業也都不是為了賺錢而投資,因他認為錢只是用來讓身邊的人及生活過得更好的工具,所以將賺到的錢都拿去請劇組吃飯。

吳奇隆雖是典型事業男,無論是馬雅舒或劉詩詩,他的戀情均屬近水樓台型,如同前經紀人宋文善的分析:「吳奇隆重情重義、事業心強,都待在圈子工作,對愛情也不是一見鍾情型,一定要經過長時間相處和觀察。」目前他正為投資數億元的電視劇《蜀山傳》到處勘景,但與劉詩詩交往後,也開始懂得放慢腳步;日前他與劉詩詩赴日度假,外傳2人好事將近,他坦言已見過雙方父母,至於何時辦婚宴?他笑說:「我們都公開了,如果有好消息,大家一定會知道。」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