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好戲
Nov 04 , 2015
12:50

性急自嘲強迫症 鬼鬼求愛快半拍

文/王雨晴 圖/吳晴中 其他/文編/羅雨函 設計/吳佩玲 場地提供/BAC Chocolate World巧克力主題餐廳
  • 性急自嘲強迫症 鬼鬼求愛快半拍
  • 性急自嘲強迫症 鬼鬼求愛快半拍
  • 性急自嘲強迫症 鬼鬼求愛快半拍
  • 性急自嘲強迫症 鬼鬼求愛快半拍
  • 性急自嘲強迫症 鬼鬼求愛快半拍

「從小到大只有寫情書給別人,哪有別人寫情書給我!我的男朋友幾乎都是我自己追來的!」別看吳映潔(鬼鬼)外型甜美,好像很多人追,沒想到她都是主動追愛,從小到大沒收過情書、巧克力,男朋友都靠自己追來的!外表看似活潑樂觀的她也自曝表裡不一的一面,在工作上甚至還有點強迫症,「我喜歡默默觀察別人,有時候姊妹淘會覺得我滿可怕的!」


鬼鬼事業重心轉往大陸,星運大開,感情卻沒著落,坦言已3年沒談戀愛,曾有過曖昧對象,但最後都無疾而終,沒因戲傳情,她笑說以前會分不清戲與現實,現在不讓自己再陷入這樣的情緒,「拍戲很容易產生感情是真的,但現在我不會想接著(延續戲中感情),也許這幾檔都沒有碰到讓我想接著的人,殺了青就沒了。」

下了戲一回房間就不出門,鬼鬼透露自己並不如外表活潑,不太愛交朋友,更不太愛出門吃飯,「跟不熟的人吃飯,如果不能滔滔不絕地講,不如別吃了,我很怕那種動不動就講到『句點』時的尷尬。」她自嘲平常看來熱情,其實下戲後頂多跟助理看場電影,或約其他演員到她房裡喝她煲的湯,殺青當天再去唱個歌,如此而已,「剛開始拍戲會想跟每個人都成為好朋友,但戲拍多了,你會發現有些人只是這3個月的朋友,會聯絡的就會聯絡,不會的就不會。」

拍戲自律甚嚴

工作上交的朋友無法長期,最近鬼鬼也意識到跟高中姊妹淘也能因小事而朋友做不成,「我們出國旅行了10天,那種感覺就像情侶般,旅行回來後朋友的緣分就好像只能到那了,心裡雖難過但也沒辦法。」一群人在一起時,鬼鬼反而安靜,她坦言喜歡默默觀察別人,「有時候朋友會覺得我滿可怕的,最常問我的話就是『妳怎麼知道的?』」

鬼鬼在中視中天新戲《少年四大名捕》飾演勇敢追愛的凌依依,對茅子俊飾演的鐵手窮追不捨。

拍攝《少年四大名捕》時,導演最常問鬼鬼的問題就是「妳是天生樂觀,還是後天樂觀」,而這個問題她想了好久,歸納出她是先天樂觀再加後天樂觀,「小時候沒心眼,長大後漸漸了解事情,但常會有『事情都發生了,我能怎麼辦』的想法,而不得不樂觀。跟我不熟的人都說我很天真、很樂觀,但其實我脾氣壞壞的,想得比任何一個人都多,像現在訪問我在講這段話時,我就會想妳下一個問題要問什麼,我下下一步該怎麼做。」

沒矜持主動告白 

「我節奏真的太快了!」這是鬼鬼給自己的註解,她說跟她工作的人很辛苦,她無法要求每個人都變成她想要的樣子,但她總是會很急的告訴對方該怎麼做,「我是想要對方好,但如果他真的沒辦法,那就告訴我,我就不會再說這件事情。」她嚴以待人,對自己她同樣嚴格,透露平常吃完飯她是不剔牙的,但每次拍戲時,她飯後一定把牙剔得乾淨,還會再加吃一顆糖,「拍戲時我房裡的東西也要擺正,東西歪了我會不斷想把它轉回來,很像強迫症發作,就連跑宣傳,公司還沒說要找衣服,我就已經把衣服買好了,我家永遠會備著好幾套衣服,每個訪問就換一套。」

長期在大陸發展,鬼鬼迷上煮湯,因為她容易水腫,大陸食物又偏油偏鹹,只好自己做,「我的房間有電鍋、炒鍋、烤箱、麵包機,我連吐司都自己做。」每次拍戲都拖著兩個行李箱進劇組,蓮蓬頭、腳踏墊、床單、棉被全都自備,她笑說:「把房間弄得像家,每天拍戲回到房間疲憊感才會消。」

鬼鬼愛吃巧克力蛋糕,能一口氣吃掉整整一個蛋糕,
迪士尼限量版的巧克力蛋糕一端上桌,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除了煮湯,鬼鬼透露最近想學做蛋糕甜點,提及鍾愛的巧克力蛋糕,她哀怨表示從小到大還沒收過暗戀對象的巧克力,所以想自己學著做,「大家都覺得我應該很多人追,其實沒有,追我的人5根手指頭算得出來,看到別人收到巧克力時,我超羨慕,常要朋友分我吃一個。」

「從小到大只有寫情書給別人,哪有別人寫情書給我!我的男朋友幾乎都是我自己追來的!」戀情都靠自己爭取,鬼鬼笑說她跟戲中的凌依依般主動,碰到喜歡男生會主動告白,認識一周就能說「我喜歡你」,姊妹淘總勸她要有女生的矜持,但她認為喜歡為什麼不能說,倒追有什麼關係,「大家都說男方這樣會不懂珍惜,但我覺得會珍惜就會珍惜,沒有誰追求誰,誰就比較吃虧。」

訂閱明潮M’INT電子報,即刻輸入您的E-MAIL信箱成功訂閱!

你可能也會喜歡
延伸閱讀
明潮